我是個不會做菜的人,所以為了文娃娃的副食品,我參考了很多文章,希望能用簡易的方法製作最新鮮、最營養的副食品給我的寶貝。
我有個很會做菜的婆婆,她非常非常疼愛文娃娃,雖然我們倆有許多觀念上的不同、雖然我很介意她的衛生習慣;但,不可諱言的,她是個對我很好、做菜很好吃的婆婆。
也正如此,生完文娃娃後,我心裡對婆婆的疙瘩變多了!我心裡的鬱結也越來越多了!因為牽扯到自己的事情,我可以盡量避免;可是牽涉到文娃娃的,我看不到時就避不可免了。
*
上週六帶娃娃打完預防針回家後,和婆婆開心的聊著娃娃的狀況。婆突然對我跟老公說:『你們女兒很愛喝柳丁汁ㄟ!』我嚇了一跳,老公接著問:『媽,你咁有套水?』婆答:『無ㄋㄟ!咁愛套水?』老公說:『要套個2/3或一半吧!』婆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問道 需要搭這麼多開水嗎?
之後我又問了婆 喝多少?有沒有退冰?等問題,她回我 喝30c.c.沒退冰(說到沒退冰時,她有點緊張,可以看出她沒想到要退冰這件事...她只是沒有注意到...)
這段簡單的談話,可以看出我的無奈嗎?
*
婆非常愛小文,在養育上也會參考我跟老公的意見,喝母奶不用喝開水的觀念,她也從一開始的不接受到後來的貫徹實施。
只是,很多事情很多觀念,做媳婦的我,第一時間真的不知道怎麼開口?
要怎麼表達,才不會讓婆覺得我嫌棄她?
身邊的親人們或許會告訴我,之後講清楚就好。但,這是牽涉到小文的,我不希望什麼事情都讓小文體驗一遍之後再去解釋。
說少了,自己就提心吊膽、想東想西的,怕婆沒注意到該注意的細節;
說多了,怕婆生氣,怕自己辜負婆的一番好意。
我知道,照顧小文是一件勞心勞力的工作,給保母帶,我也不可能放心。所以,我很謝謝婆願意照顧小文。由衷的感謝。看到婆跟小文互動的那麼開心,我也很高興。真心的高興、我喜歡看到婆展開笑顏。
*
農曆大年初一(2/7),小文開始了一天1~2餐米糊的新生活。2/15婆餵她30c.c.的柳橙汁則順理成章的成為她的第二道副食;雖然我曾顧慮柳橙汁可能導致過敏而遲遲不肯增量餵食,事到如今,我就直接"催落去"了!
*
其實,我跟婆一樣,都是心思敏感的人,尤其是對對方的一舉一動。
所以週六當天,我又委婉的跟她提到副食品添加的原則,一次一種、一種觀察5~7天,還問她:『你說娃娃米糊吃的不太好,那我想,應該沒那麼快可以吃粥吧?』婆給了我一個肯定的點頭。
週日晚餐時,婆對老公說:『我煮了粥,你們拿去(用食物調理機)打一打,給阿文吃。』我當下真的傻眼了,因為我前一天才跟婆溝通過的,不是嗎?
當下我覺得無力...好無力...上樓以後一個人坐在廁所痛哭...
我說的話,讓婆誤會了嗎?婆以為,我希望娃娃開始吃粥了嗎?
婆的粥煮的好香、好稠、好好吃(我有吃,而且吃很多),用邊仔骨熬成的骨頭湯加上糙米+白米+白菜+山藥+地瓜+胡蘿蔔+吻仔魚、好豐富。
可是.....這不適合六個月才開始吃副食、只吃過米精和柳橙汁的小文啊!
粥太濃稠了!婆也知道她餵太稠的米糊 娃娃不太賞臉,但她沒想到太稠的粥也是一樣啊!
料太多種了!我知道在婆那個年代,哪有什麼過不過敏的觀念?可是,我真的不止一次提過醫師的建議,難道,真的要直接而正式的跟婆講的很白嗎?
最後,老公和我還是忍痛拒絕了婆精心準備的愛心稀飯;老公也和婆說抱歉、辜負了她的美意,婆也說沒關係、她再把粥吃完就好了!
可是我還是很難過,是一種愧疚的難過...
並不是每個婆婆都願意替媳婦幫孫子準備副食品,一想到那滿鍋的料,都是婆婆的愛心,雖然我是為了小文好而拒絕了婆,但是我好難過。
*
我偷哭了好幾次,因為擔心小文而哭、因為辜負婆的美意而哭、也因為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樣跟婆溝通而哭。
我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小文好,我們在觀念衝突時也都會各讓一步,可是每次每次不一樣的狀況發生時,我都覺得自己處理的好糟糕、老公的夾心餅乾當的好為難。
*
樂觀樂觀樂觀
我要樂觀
豁達豁達豁達
我要豁達

就像我跟TingMom說過的,知道自己的婆是愛孩子的,那就夠了!
婆如果知道那件事情不好,她不會去做。如果她不知道,我們小輩再提醒她,她也會斟酌狀況的。
可是,勸別人真的比較容易...自己還是常常想不開啊...

樂觀樂觀樂觀
我要樂觀
豁達豁達豁達
我要豁達
*
我對老公說過:“不是每個媳婦都像我一樣,願意跟公婆住在一起。”
或許,我要開始對自己的話語負責,再加上一句:“既然接受了,就勇於承擔吧!”
老公!做我的後盾!挺著我喔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ggypeng 的頭像
piggypeng

piggypeng

piggy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